心,安与不安之间

2018年4月26日21:23:03 1 765

天,是要破了吗?所以如此不安,滴答的吟唱无休无止,没完没了。
雨季,终是要来,着一身清凉,倾空而洒,或激烈,或柔缓,若温柔的浪轻拍着岸,被岁月的青苔覆盖的事,仍不动声色,于心中妥善地存放。
乍暖还寒。空气,惯常的寂静。心,一路低温。头顶,是临空游弋的云儿朵朵,染上了淡淡的灰,透明的,轻薄的,若空蒙的迷茫爬满了心,势不可挡的汹涌。
叶儿依附着枝丫,云儿安享着天空,雨滴潺潺洒向大地,风儿悠然追着尘土……那是各自安暖的属地。日复一日默然的承载中,她们会飘零,会碎落,会消散。但是,终有那一缕温暖的希冀在频频招手,终有一天会等得到那场心醉的重逢。
隔着玻璃窗,与寂寞同舞。窗外的那片天,好似触手可及。伸手向前,冰凉的阻隔,提醒我遥远的真实。目之所及,雨丝绵绵,叶儿轻舞,红墙黛瓦在一片流动的色彩中静默着,好一派迷人的人间烟火。
时间都去哪了?好时光,也许真是用来浪费的。多年了,时光好似停摆已久,唯屏前的微光安抚着深如海的疼,不想不念,不喜不悲,只是习惯,习惯了这样的寂静。只在风起的时候,才感觉到时间的微微动荡,将貌似安然的内心扫得溃不成军。
春雨,润物无声,润泽着广袤大地。那声响,清脆地临空而降,掷地有声地落在地面,溅起袅袅轻雾,如梦似幻,与天空俩俩相望,深情的,脉脉的,依依的,思绪随之飘飞。这场跌坠,是那样欣喜若狂不顾一切。这场破碎,明明看到一份终于尘埃落定的安心。
喜欢这样的空灵直坠,喜欢这样的悠然而碎,施施然无羁无绊,连破碎都倾尽完美,完美到无懈可击。这场破碎,永远以自己最澄澈的模样上演,颗颗晶莹,颗颗美丽,颗颗珍贵,荡起万千的诗意。
身心的姿态,不再热烈,是低眉之时的轻叹,是回眸之后的浅笑,是挥手之间的凝思,只求现实安稳岁月静好。莫名地,爱上了那一场盛大的苍白,苍白的空气,苍白的容颜,苍白的守候,苍白的梦境,还有苍白的呼吸。
是缺少安全感的女子。于是,将自己站成尘世之外的风景,于尘世之间浮沉,却又与之无奈地疏离。冷冷落落,寂寂寞寞,却又自自在在,浅浅淡淡。
突然想念苦咖啡的味道,醇厚的,浓郁的,纯纯的,一种感同深受的陪伴。熟悉的咖啡厅,靠窗的位置,独自咀嚼着满嘴苦苦的滋味,那一刻我的世界嘎然而止。眸光尽处,望到酸涩,望到绝望。晶莹的泪光中,看不清那份安心,是靠近,还是飘远。
生活,万水千山的旅程,将一生缠绕紧紧,无法呼吸。有一种自持的力量在心中蛰伏,温柔的,绵软的,饱满的,膨胀的,冲破层层的枷锁,坚定而倔强,荡过世俗的眼光。凛冽的风情,又掠过芳华几载?
红尘,难以抵达的深远。用满腔的执着,醉卧前世的缠绵。妖娆的曼珠沙华,背负着旷世的悲情,站成遥不可及的彼岸。心是近的,却怎样也代替不了相拥的暖。心是喜的,却终难负荷那一个又一个错过的轮回。
风儿起了,鸟儿唱了,叶儿绽了,花儿开了,唯我,沉默了。于这场看似平静却又极易显山露水的改变里,用我千年的静默,演绎着云淡风轻的故事,追逐着花开花谢的传说,听闻叶儿飘飘洒洒的心事。
很想,走近自然,走近她们,因为她们简单纯粹,她们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永远以飘逸美好的姿态陪着似水流年,守着岁月沧桑。她们,永远都不会失去,只要你愿意,她们就在那,不离不弃,陪你哭,陪你笑,陪你共赴芳华。
我要什么,也只是一份安心,只是一个不会放弃我的人。那安心,哪怕只是一缕指尖凉,哪怕只是电波的微温,哪怕只是只言片语的问候,从不间断,在每个想我的时分,亦能让悬浮的心在瞬间平静而柔软,眉眼间的安恬,内心的知足。
心,明明想要安静,有时却偏偏不那么安分,飘啊飘无法着陆,不知为何。只能,打开心爱的扉页,看那些惯常清冷的文字,浑然忘我,仿若全世界为我而静。连呼吸,都是轻轻的,舒缓的,律动的,飘在空气中,无声无息,却又温润如诗。
安心,是什么?是风起云涌过后的风平浪静,是蠢蠢欲动过后的风烟俱寂,是历经尘世繁芜后的碧水蓝天,是熙来攘往过后的蓦然回首,是盛装卸下后的青衣素颜……鲜衣怒马过后的素色时光,怎么看,都是妥贴的好,怎么过,都是不可或缺。
疲于奔命的生活,我们总渴望外界温暖的寄托,或是陌生的安抚,或是从天而降的惊喜。生活于我,是哭了,又笑了;是曾经拽紧,又放手了;是曾经爱了,而今又淡了;是曾经撕心裂肺,而今无关痛痒了;是走到最后,只剩回忆了;是不爱了,亦不恨了。
城市霓虹,灯红酒绿,笙歌迷离,色彩斑斓中掩不住欲望的扩张,那份奢华的热闹在无限膨胀,空气中飘满了浮躁的气息。这些耀眼的存在,一浪浪追着你无处可逃无处藏身。于是,索性哪也不去了,就任其铺天盖地纷纷扬扬。倘若,能冲破尘世重重的阻隔,于闹市中觅一方有幽,在心中修篱种菊,是否能修得一番琉璃?
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,唯听见风儿在不知疲倦地清唱着,孤单而绵长。白日的喧嚣落幕,夜的黑遮掩了所有真实的表情,该是休息的时候。只是,曾压在心中矛盾着挣扎着沉睡着的心事,却于这时光罅隙中幡然苏醒,了无睡意。而你,只能安静地陪着,任时光清醒地耗着。
向日葵,简单质朴的名字,的确是貌不惊人的普通,一个“向”字却给予了她足够的生动、足够的美丽。因为“向日”,所以有梦可追,有爱可寻。所以,无论在抬头或低头的瞬间,她都能如此灿烂,焕发出一种无比坚定的力量。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看,那滚滚东逝水,淡定从容,前赴后继,一浪追着一浪,即使礁险滩密亦誓不回头。只因,再远的路途,都是它们心甘情愿的安心追逐。
小时候,曾好奇地看燕子忙碌地衔泥垒窝。轻盈的身体凌空而走,用尖细的嘴衔着一块块坚硬的泥土来来回回,和着唾沫一点点将家构筑。那时的我,不明白这小小的身体怎么会藏着这般的毅力和能量。长大后才明白,那是为了追求一份不用风吹雨打的安心。
有时,读着心灵相通的文字,恨不能嚼碎了吞进肚里去,融成生命的一部分。那字字句句,有着伫立云端的飘然,妥贴得说不出的美妙。她们,怎么可以被写得这么好、这么美,写得贴心贴肺入情入理,让我喜不自胜。那份似曾相识的熟悉,好似让多年流离失所的心终于找到了归家的路。
独爱雪小禅笔下那些清凉低温的文字。难掩的颓败气息,却如此生活,如此率性而为,又如此别具一格。明明染着尘香,却又隐约中与世界疏离。正是她对生活若即若离的把握和对情感与事物恰到好处的解读,她才活得如此简单、清楚、明白。读她的字,很容易被带入一种超然物外的心境,收获一份心清目明的释然。心,在瞬间就安定了,清亮了,明朗了。
曾一度迷恋安妮笔下那些孤独却又独立随性的女子,她们有着冷静而缜密的思维,有着对生活的完美规划,活得自在骄傲,亦活得辛苦。可是,她们可曾安心过?犹记那个叫绢生的女子,一直是心头缠绕久久的疼。为了一个漂泊不定的男子,她爱不得,放不能,在爱与不爱之间徘徊,在留下与离去之间挣扎。只是,爱从来都不是一件能干脆利落了断的事。她爱他,只求一份安心,只愿清晨醒来能看到他安静地躺在她身边。可是,他于她的世界从来都是来去悄无声息。直至最后,她心甘情愿让这份不确定的爱将自己带向毁灭,留一片盛大的殷红,为爱祭奠。那要命的爱情,那要命的不安,葬送了如水韶华。
时常在空间看到故人来访的痕迹,寥寥数语并非华丽,抑或只是一个孤单的脚印,从不提及想念,我却能读懂他深藏的心意,那又是一份怎样矛盾的心情?只是这简单的到访,也能让零零落落的心在顷刻间变得安心。不念过往,不盼未来。来过,便是温暖。记得,便是珍贵。如此,安好!
遇见是幸运。于红尘中的惊鸿一瞥,沉睡多年的心湖荡开层层微波,苍白安静的魂,竟会向往着那一片心花烂漫。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惊涛骇浪,平淡相守的时光里,终有一个人与你十指相扣陪看细水长流。这份长长久久的安心,惊艳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
很喜欢,看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走在大街上,男的在左,温柔微笑,女的在右,小鸟依人。尽管,这画面不免有些煽情,但还是喜欢。当一个女人能将自己的幸福召告天下需要多大的勇气,这勇气来自于男人给她的安心,这安心可以让她心无杂念,单纯而知足。她用肢体语言宣告,她就是他的,谁也别想趁虚而入。
女人很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一脸温婉的笑,悠闲地吃着零食、听着音乐,偶尔看看天看窗外如影掠过的风景。除此以外,世界全然与她无关。此时,她把自己完全地交给了驾车的他,放心,亦安心。即使车会这样一直开,即使去到天涯海角永不回,她亦会生死相随。这,是他给的安心。
朋友堆中,男人与朋友热络地寒暄着,而女人却在一旁安静地注视,看他们谈笑风生,看他们推杯换盏,看他们偶尔开着令她羞涩的玩笑,低眉与抬头之间,近乎膜拜的眼神,温柔得让人心疼。此时,他是她心中的神,她崇拜他,依赖他,他的呼吸都如此缠腻地诱惑着她。倘若,能永远安静地站在他身后,就是她渴望的安心。
很多时候,我们习惯了一个人风雨兼程,孤芳自赏中与世界疏离,坚持着卑微的习惯,抗拒着所有,独活成寂寞山谷间的一株野生植物,凛冽地生长,长成形销骨立的模样。然而,谁不渴望温暖的包围?只需要点滴的安心,再坚不可摧的心亦能卸下长长久久的防备,追求幸福的永远。
等待的过程,丰富而美丽,忐忑的,又是兴奋的。因为未知,所以有了无限可能。只是,最怕等待无期,深如海的沦陷,淹没了所有的热情,淹没了曾经的美丽,淹没了奔腾的情感。等到最后,心慌了,乱了,疼了,坐立不安,茶饭不思,于困顿中洒下一路解不开的迷茫。
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只是在等一声问候,“你好吗?”“晚安!”……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意义却远不止如此。问候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一份温柔的惦念,还有那一份惦念带来的安心,能让辗转难眠的你在瞬间酣然入梦。
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,是自己给的安心。曾经,并肩看斜阳。而今,离散于红尘的渡口,成了彼此最熟悉的陌生风景。时光安好,岁月无恙,曾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却早已如山水两两相忘,如日月毫无瓜葛。
注定的姻缘际遇,我们别无它法。每个人都带着使命来到人间,总有一个角落会将她收留,总有一个人会需要她的存在。世界再小,也总能觅到自己的方寸之地,守着简单安稳的小幸福,无惊无扰地过一生。
窗外,天已向晚,凄清夜色,那片流光溢彩安静地流淌着,轮回的直坠,恰似安与不安之间,无法言明。
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。那么,在心中栽一株菩提,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,以无尽优雅的姿态,最是安心。
一遍遍摊开掌心,又温柔地紧握,紧紧地贴在胸口,让梦住进心中,心,静了。

avatar

发表留言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留言:1   其中:访客  1   博主  0

    • avatar 钟水洲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10 江西省赣州市 电信 0

      本站已开通投稿,欢迎博主支持!(采纳后提供版权保护,开通作者专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