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日 每日一文

节日

1961年4月12日,拜克努尔航天基地。 谢尔盖·科罗廖夫站在被烧黑的发射架旁,虽然火箭升空已经快一个小时了,导流槽中仍有热浪涌出,给这里的早春带来盛夏的感觉。他抬头看看蓝天,尾迹已经消散,在那看不到...
阅读全文
爱的宣言,爱的直白,愿爱一直陪你走下去 每日一文

爱的宣言,爱的直白,愿爱一直陪你走下去

那是哪一刻?我忘记了时间,追寻着我们相恋的足迹,品味着你给的温柔,有喜有忧,有痛有乐,相对而言快乐总比忧伤多一点。这使我更有活力的去追寻我们的幸福。其实我是较容易满足的人,只要你给我一点阳光我就可以灿...
阅读全文
月亮不见了 每日一文

月亮不见了

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,是白净草原上的风,带来风、尘及野外的诱惑,她甘愿飞马前去。他触到她白衣黑裙的庄重下,隐了一颗不羁的心。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。 周六叫她加班,电话打到她家,半晌,她才接过话筒。“喂...
阅读全文
心,安与不安之间 每日一文

心,安与不安之间

天,是要破了吗?所以如此不安,滴答的吟唱无休无止,没完没了。 雨季,终是要来,着一身清凉,倾空而洒,或激烈,或柔缓,若温柔的浪轻拍着心岸,被岁月的青苔覆盖的心事,仍不动声色,于心中妥善地存放。 乍暖还...
阅读全文
青梅竹马 每日一文

青梅竹马

什么是青梅竹马呢,其实根本没有别人所想的那么浪漫。所谓青梅竹马只是那个知道你所有丑事和本来面目的人。即使现在的他英俊帅气潇洒,她也会切一声,想着的是他鼻涕扭扭的摸样;即使现在的她美丽大方优雅,他也会唏...
阅读全文
不安天命,各安天命 每日一文

不安天命,各安天命

时光如水,静静流淌,带动生命的轮盘轻轻转动,年复一年,花开花落,不经意间再回首,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。 一路上,形形色色,大千世界中,努力去体会,努力想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一份子。 一日日,披着朝阳、踩...
阅读全文
现在人的脑袋叫什么? 每日一文

现在人的脑袋叫什么?

我充实,因为我热爱接受信息,每天早晨一睁眼就开始接受。先是读报纸。现在的报纸越办越厚,噌噌噌,一个个小黑字儿像一群小蠓虫,拼命往我脑子里钻。它们钻完了,我上网。这网可不是鱼网乒乓球网,它能把全世界的信...
阅读全文
经济学旁听生 每日一文

经济学旁听生

“什么是经济学呢?”他站在讲台上,戴眼镜,灰西装,声音平静,典型的中年学者。 台下坐的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,而我,是置身在这二百人大教室里偷偷旁听的一个。 从一开学我就昂奋起来,因为在课表上看见要开一门...
阅读全文
出发 每日一文

出发

我喜欢出发。凡是到达了的地方,都属于昨天。哪怕那山再青,那水再秀,那风再温柔。再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,绊住的不仅是双脚,还有未来。 怎么能不喜欢出发呢?没见过大山的巍峨,真是遗憾;见了大山的巍峨没见...
阅读全文
真正的长大了 每日一文

真正的长大了

人总是要生病的。 躺在床上,不要说头疼、浑身的骨头疼痛,翻来覆去怎么躺都不舒服,连满嘴的牙都跟着一起疼……你甚至觉得这样活简直不如死去好。 这时你先想起的是母亲。小时候生病,母亲的手掌一下下地摩挲着你...
阅读全文
感情化的电视机 每日一文

感情化的电视机

“这就是我所发明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最新式电视机。跟这个比起来,以往的那些电视机全都成了过时的破烂货了。”F先生得意洋洋地向大家介绍着。 房间里挤满了参观了人,这当中有各个公司的经理和董事长,还有新闻记...
阅读全文
爱情电话 每日一文

爱情电话

从我住进病房的那一刻起,对面床上的那对夫妻便一直小声地争吵着,女人想走,男人要留。 听护士讲,女人患的是胶质细胞瘤,脑瘤的一种,致癌率极高。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争吵中,一个农村家庭的影子渐渐在我面前清晰...
阅读全文